真正的生命是來自清淨喜悅的心。
我們要於責任與義務當中發現喜悅的解脫,不要逃避境界。
寂滅就是任何境界皆無礙。
我們要以佛做榜樣,隨時迴光返照,無所不施捨並寬恕大地的一切眾生。
佛是最平凡的,平凡到眾生無法做到,因佛如虛空般無高無低、無上無下絕對平等。
懺悔就是轉念,將以往的恨心、憤心等皆轉為清淨心。
讓你造業的地方,當下也是讓你造功德了生死的地方。
大修行人不怕境只怕心,如何穩住這顆心才是最重要的。
喜悅乃是生命的本質,我們要保持二十四小時無量的歡喜心,及無量的慈悲喜捨。
「無諍」,就是幸福的泉源。
觀照你的情緒,若你的情緒重複即是輪迴。
持戒真正的目的是讓你解脫,而不是要你在外相上打轉。
人心不好,治安就不好,環保也不好。
道若沒有運用在你的生命上,道只是一種文字。
觀空捨執,直見真如。
本來就無境界這種東西,眾生皆是自己挖坑跳下去。
人由於無始劫來的慾望,見相二取而產生了動,動即是念頭,有念頭即是妄想,妄想不斷即見生死。
拜佛念佛時若一直執著有個我在修行,也是一種獨頭意識的分別。
若問道法,不離當處;若論佛法,見處即真。
人類的生活方式離不開感性與理性的衝激,感性高則理性就低,理性高則感性就低,永遠如同水火般互不相融,正因為不悟「一切法無生」,當相即道,非內非外,不必追求,不必尋找,沒有表裏,無所形容,離一切相,即心即佛,所以我們煩惱不斷,生死不了。深刻的體悟了一切法無生,便完成了理性、感性、智性的最高平衡點。
所謂的無常是指因緣生、因緣滅,一切法無自性,無自性即是緣起無生,所有的得失觀念皆是錯覺,苦樂也是錯覺。
因為等待而有了時間觀念,因為執著而有了空間觀念,人總是於錯覺中迷惑打轉。
若你擺平了自己,不要去分別執著,就沒有所謂的是非可言了。
如何無是非?從你自己開始。
直心乃萬行之本。
持戒、誦經皆要與本性相應、因為所有的經典都是為了開採你清淨的本性。
一合相即是理事無礙、理事圓融。
正邪若不立、心中自有菩提意。
凡一切惱害我們身心的,皆是成就如來種之處。
所有下菩提種之處,並沒有所謂善或邪之處,只要善於觀照,皆能入於佛道。
心逐物為邪,物從心為正。
閉關是要你認識自己的本性,還有關閉你的一切惡業,並不只是要把身體關起來而已。
學佛要發菩提心,才不容易退道心。
若不瞭解佛法的真理,只求外在的感應,那就容易退失菩提心。
無論修行那一種法門,都必須先具備信心,若信心不具足,在順境或逆境現前之時就會產生問題了。
若以菩薩心來看眾生,你本身就是菩薩;若以煩惱心來看眾生,你本身就是眾生。
我們要懺悔我們的意業,此乃善惡的根,若真懺悔就要懺心,若心不起念,就不會去行惡業,所謂的善惡心都在你心的一念之間,若發菩提心,念念晝夜都是菩提心。
所謂的神通就是把內心的煩惱弄通。
百不見,百不聞,是非心不起,妄念即不生。
修行要蓋棺才定論。
若求大涅槃,是名生死業。
能於無念中起大妙有是名真精進。
真如不可薰習,本來具足,只能方便說由聽經聞法中開採出來的。
若心起惡念,就如同鐵生銹般,來自於本身,而腐蝕了自我的清淨心。
法如同藥物以知見為主。
世間只有名相在打轉,並無真實之體。
待人要寬心,講話要細心。
心田不長無明草,性地常開智慧花,歷經萬般紅塵劫,猶若涼風清拂面。
信,必須智信,不可捕風捉影。
口說好話,心想好意,身行好事。
凡是皆有多面,不要害怕面對否定。
一切事物都具有兩面性,你必須看得週全,那麼當快樂來時,你不會得意忘形,當痛苦來時,你也不會亂了方寸。
眾生以菩提為煩惱,菩薩以煩惱為菩提。
佛曰:「我淨故施淨,施淨故願淨,願淨菩提淨,道淨一切淨」。
深思熟慮,培養自己定靜的性格,才能擔當大事。
不要無中生有,更不要醜化他人。
命由我作,福向己求。
執著為生命中的絆腳石。
要包容與我們意見看法不同的眾生。
禪心的體悟是絕對的自我。
若一直追逐境界,則會引導自己走向迷惑與混亂,然而,若你清楚的去觀照世間,真實的智慧就會顯現出來。
心存正念,以清楚的知見生活,讓智慧引導你,而不要任由你的情緒作主。
人因為工作才顯得尊貴,只有犧牲及奉獻才能豐富你的內在。
一切諸法中皆有安樂性,只因我們不悟,而變為一切皆苦。
無念即是精進,心平何勞持戒。
心裏的憂悲苦樂皆是建立在一個有我的觀念當中。
無作,即善惡平等,即不招感一切業力。
用透視的眼光,也不否認有相,也不執著於無相的念頭(無著於相,亦不住於相)。
菩薩並無脫離社會獨善其身而菩薩是要兼善天下。
世間雖然是因緣生滅法,但也要積極的行善。
完成自我覺悟固然重要,完成全體眾生的覺醒更是重要。
心起還同心滅,學佛要進入空觀,一切法平等,不生不滅。
佛魔體同,最大的心魔就是不平等。
正念的下手處是要先學會降伏我慢,學會吃虧及退步。
君子以良心為鏡,學佛之人以因果為鏡,聖人以本性為鏡。
文明即是無明的面紗,由無明所發明出來的產物也是無明。
不起於坐,還得本心,只要放下,一切具足。
急急忙忙苦苦求,寒寒暖暖度春秋;朝朝暮暮營家計,昧昧昏昏白了頭;是是非非何日了,煩煩惱惱幾時休,明明白白一條路,萬萬千千不肯修。
若將物質的慾望降到最低點,將精神領域提昇到最高點即是佛。
弓工調角,水人調船,材匠調木,智者調心。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樂不可極,傲不可長,志不可滿,慾不可縱。
有緣即住無緣去,一任清風送白雲。
啟窗日日對青山,山色青青不改顏;我問青山何日老,青山問我幾時閒。
道雖近,不行不至;事雖小,不作不成。
「時」應分秒必爭,「路」應步步踏實。
以誠信務實心做事,以虛懷若谷心待人。
金佛不度爐,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真佛內裏坐。
永遠和你仇視的人保持距離,不要回頭看你的敵人。
風來疏竹,風去竹不留聲,雁過寒潭,雁去潭不留影,故聖人,遇事心始現,事過心隨空。
無去無來本湛然,不居內外即中間;一顆水晶絕瑕翳,光明透出滿人天。
人法雙淨,善惡兩忘;真心真實,菩提道場。
修一切法,離一切相,即名諸佛。
令生歡喜心,不生瞋恨心,是名真布施。
修行佛道是一條很漫長的路,在修行上將會經過無數次情緒的掙扎及起落,一個人的進步也可能會直線上升也可能直線下降,如何穩住自己的心是修行的大前提。
成菩提的道路有三:(1)有自覺(2)具良知(3)明因果。
要多看別人的優點,從別人的錯誤當中來警剔自己,以菩提道為前提。
佛法是圓融的法門,並不是死執於某一方面的東西。
一草一木皆有它生存的空間,人應該互相尊重。
道力是很重要的,但必須先培養願力。
持戒、禪定、智慧才能離眾過。
拜山的目的是要越過你自己心中我慢的山。
所有的事相若不透過清淨的自性皆無意義。
學吃虧,退步想,萬無一失。
隨緣識得性,無喜亦無憂。
若以愛做為世間的角度,愛的下降點為情,情的下降點為慾,其最低點就是佔有。
愛的昇華為慈悲,慈悲的昇華為大慈大悲。
饒恕他人是最光榮的報復。
一但真理在我們心中清晰可見之時,它就能斬斷無明之流。
業力給你一張臉,可是你自己重新塑造了另一張臉。
人的臉是他所擁有的品性的一部分。
佛說:「修行須你們自己去行,因為如來只能教你們該走的路。」佛陀是發現以及指點我們解脫之道的人,這道還是須要我們自己去踐履的。
對於尋求真理的人來說,某一思想的來源是無足輕重的,要緊的是了知與如何澈見真理。
意志是真正的精神支配作用,當你心中充滿著慈悲,平等以及寬恕時,所感應來的即是無諍的世界。
一切法中,心為最殊勝。
人類的意志行為,決定著未來的去處。
修行就如同調整相機的焦距,調整至正確位置之後,一按快門,即是本來面目。
真求即是不求。
若不著一切相,見一切境皆是至真、至善、至美。
諸佛菩薩就如是一個磁場,我們要變成一塊磁鐵,才能與諸佛菩薩相應,而相應的條件就是「慈、悲、喜、捨」。
一切福田,不離方寸;若方寸大亂,則一切福皆不存在。
心中有智慧之人,隨手一拈,皆是財富。
講話過於肯定的人,往往後悔多於肯定。
內心若不安詳,幸福就無從建立。
當你內心擁有安詳即是正受。
大修行人雖整日吃飯但不著一粒米。
人到無求品自高。
放大心胸看事,立定腳跟做人。
叢林無諍就是福。
若要完成佛性的覺悟,就要把一切眾生都當成菩薩,永遠不要看眾生的過失,心的頻率與諸佛相同,自然就是佛。
以內在智慧為體,取外在方便為用。
機會的創造只在於你肯與不肯之間。
沒有經過污泥的染著那顯得出清淨的芳香。
往生極樂是現在的工作,而不是臨命終的工作。
記憶只是意識中的殘影,不值得執著。
清淨心就包容一切道,無上無下,無高無低,身口意皆清淨。
著相而求,如是之人累劫不得見性。
於每一分秒的念頭中,去掉執著,不懷念過去,不希望末來,不抱怨現在即轉為妙用。
生活是一種磨擦,感情是一種迷茫。
「禪」就是給自己留個空間好做迴旋。
若強加否認自己的缺點,更顯出自己的無知。
忍耐及沈默能解決世間上所有的紛爭。
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
真理的追求是人人平等的,只是認知上的差別而已。
無所住無所求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依此修行。
難忍能忍,難捨能捨,佛道近矣。
當言語已經沒有作用時,真摯的沈默似乎更有說服力。
學佛人應該容納更多不同的音聲。
生死大關豈是悠悠散散可以突破的。但念無常,甚勿放逸。
人是自己製造痛苦的工廠,以煩惱為原料,而製造出生死輪迴的產品。
想要用思想和聰明來瞭解佛法而不去實證實修的人是永遠無法體會佛法的真義。
不以功德自居的人為真正的功德。
憂愁可用智慧觀照,透過空性將其轉為慈悲。
沒有真理的靈魂有如失去色彩般,是蒼白的,我們要找回這顆安詳的心,才能找回我們靈魂本具的色彩。
智慧是最好的枕頭,它能使你很安祥。
我們並不是因果的執行者,所以我們無法論斷別人的對錯。
智者從師之長,愚者求師之短。
內心所引起的境界其實都是自己的問題。
適當的痛苦能增長修行的毅力。
執著心是業,分別心是業,是非心是業,起心動念無非是業。
無妄念者,即真修行人。
但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
學佛乃是學佛的覺性。
能忍是多福之人,能捨乃最上福之人。
容易昏沈之人要大聲念佛,容易散亂之人要攝心念佛。
理事皆不離覺性,我們要常常提起正念,不要讓煩惱得逞。
若不加任何的作意,能使心自然的進入無生。
安住於如如不動的境界,並不要忘了自己的職責。
修行人性相一如,在一切相中具足一切本性,能運用一切法。
若用煩惱心期待開悟則永遠不悟,放下即是。
昨天是張兌過現的支票,明天是個不可預知的未來,而現在呢?現在只是不實在的一種觀念。
如果你有一把錘子,你可能把它拿來做許多不同的用途,所以,我們不能只憑一雙眼睛來看許多事物。
如果我們是一個有智慧的人,那麼一切的煩惱都會帶來覺悟,就連一切的小事都能使我們感知其價值與意義。
若你平等了你的心,你就平等了一切。
用討厭或排斥境界的方法修行,那是不究竟的,你必須要超越境界。
佛教是最積極解脫的生命觀,雖對未來抱有希望,但所有的希望當下也匯歸到空性。
開悟的人想要有事都很難,凡夫想要沒事那更難。
只要不著動靜聲塵的作用,所有的音聲,皆不礙我們的聞性。
我們必須突破意識的觀念,放下錯誤的標準性,因為每個人都會自己訂出一套標準,跟自己看法不同的就是敵人而加以排斥,這都是由意識造成我們內心的一種主觀標準,如果不能突破,就會一直生活在意識的阻礙裏而痛苦不堪。
當你用手指指向別人的錯誤時,有三隻手指是朝向你自己。
若能找回我們內心的平靜,就可以不必依靠外境,也過得很快樂。
我們內心的磅秤是要拿來秤自己,秤看看自己有幾兩重;如果拿去秤別人,我們就會為了別人而煩惱。
道就在你心中。心能自己做主就是道,心不能自己做主就叫外道。
施即是受,施比受更有福。
人生世間皆是一種「潛在意識」所幻現的。
馴服野象最好的方法是用軛將它和一頭已經完成好訓練的象栓在一起,所以要改變我們的習氣,好的環境和善知識是非常重要的。
懺悔包括改過。
跨最大步的人,並不一定是走得最快的人。
人世最甜蜜的歡樂祇不過是痛苦的粉飾。
修行勿弄巧妙,巧妙抵不住無常。
生命原是一個整體,如果一定要強使某一方面脫離另一面,其結果一定是苦惱的。
悟道的人,時時皆享受著喜悅、明澈、清淨的永恆生命。
人可憑他的意志、決心以及今生的行為去改變他的命運。
有智慧的人,在必要的情形下,會改變自己的意見;但是愚蠢的人,卻永遠固執己見。
愈聰明的人,就愈會低頭向別人學習。
凡人的心識猶如焦點沒有調整好的相機般,是沒有對現實或真理有明確清晰的影像。
人類並不是因為吃得下東西才能活下去,而是因為消化才能活下去。
滿足是窮人的銀行。
一旦被憤怒擺佈,自己就不能稱得上是人上人,因為人只有在冷靜的時候,才有思慮作用。
最糟糕的不是跌倒,而是跌倒以後還一直坐在地上不肯起來。
痛苦不是加諸於人類身上的災害,而是人類耕種的田,因為它會讓你有更多的收獲。
如果你有指責別人為惡的時間,那麼你還不如去做一件善事較好。
痛苦是一條秘密通道。
一個人如果不能擁有「善良」這門學問,那麼他所擁有的其它學問都是有害的。
生命裏的難能可貴,就是生活的平常。
瞭解一樁事便是從一樁事中解脫出來。
無聊寂寞是平凡人的象徵。
障礙是為了使人超越而設計的。
我們要做自己的明燈,要做自己的依怙。
智者每日皆檢討反省自己的言行;愚者每日皆困擾打轉於他人的言行。
一切的爭論以及辯白的後面皆存有懼怕的存在,懼怕向別人甚至懼怕向自己揭露我們的本來面目。
不應用智慧的人是一個固執者;不能運用智慧的人是一個傻子;不敢運用智慧的人是一個奴隸。
我們知道的越少,我們的懷疑越多。
虛心的接受錯誤便是勝利。往往錯誤最多的人,是那些犯了錯卻不承認錯誤的人。
喋喋不休的人,像一隻漏水的船,每一個搭客都想趕快逃離它。
人類的大部分煩惱,多由「假如」二字產生。
快樂好像香水,當你將它灑在別人身上時,你總會沾上幾滴。
與其詛咒黑暗,不如點盞燈火。
你可以在所有的時間中欺騙某些人,你也可以在某些時間中欺騙所有的人,但你卻不能在所有的時間中欺騙所有的人。
爭辯並不能帶給你任何的勝利,只是一種傷害的開始。
不輕易發怒的人,大有聰明。
坦白最容易博取別人的了解。
慈悲與智慧兼備,就像寶石之於金屬,兩者互為襯托,而益加顯出光彩。
布施及積善才是你銀行帳戶裏最佳的保障。
天才是帶著自己的燈火,並尋出自己的道路。
我們有一個燈籠引導著我們的腳步,那便是經驗的燈籠。
處順境中必需謹慎,處逆境中必須忍耐。
智慧是由聽而得,悔恨是由說而生。
美而無德,就好像失去了香味的花一樣,虛有其表。
每個人最大的弱點,是在于他自以為自己是最聰明的。
惟有藉著「寬恕」,我們才能從這座「牢獄」中釋放自己。
思想是個雕刻家,它可以把你塑造成你要做的人。
慈悲和友善,永遠比憤怒和強暴有力。
一個人真正重要的是真實的品格,而不是自我塑造的假人格。
賭博就是甚麼時候停,什麼時候贏。
人們總是在心中創造一些不必要的想像而產生不必要的束縛與恐懼。
成功是以辛勤工作的面目出現的,沒有人會把成功放在銀盤上端給你。
成功往往不是完全決定在天才,資源或腦子,而是成功者的態度。
要救一個正要陷人流沙的人,我們首先一定要站穩自己。
交談能增進彼此之間的瞭解,但獨處卻是天才的學校。
有些人終生向幻影追逐,所得也只幻影似的滿足。
有理想但缺乏行動之人,等於只有翅膀沒有腳。
一知半解,適足歪曲真理;而不知不解,則根本不懂得真理。
惡習是一條巨纜。——我們每天編織其中一根線,到最後卻無法弄斷它。
發現真理而不受持之人,如同一隻蝙蝠,雖然牠的眼睛能分辨太陽,但卻不喜歡在陽光中。
嫉妒是擴大細小事物的一面放大鏡。
沈默是一種卓越的會話術。
當你把別人的權利拿到腳底下踐踏時,我已經比他更卑下了。
熱中名利者的本質,不過是夢的影子。
純潔的思想,可使最微小的行動高貴起來。
執拗的人並不擁有意見,而是意見擁有他。
人只要往好處想,命運的軌跡就會往好處走。
「時間」是最偉大的解決者。
那些最不會受誹謗中傷的人,通常都是那些最不逃避它的人。
自己之過失,不必遮掩;遮掩不住,又添一短處。
放縱自己的慾望是最大的禍害;談論別人的隱私是最大的罪惡;不知自己的過失是最大的病痛。
贈人以言,重如珠玉;傷人以言,甚於劍戟。
蜚短流長,愛傳是非之人,裝成好像有百種眼神一樣銳利的目光,其實祇有像蝙蝠一樣盲目。(蜚短流長指造謠生事。蜚ㄈㄟ)
你願意人怎樣待你,你應怎樣待人。
引起大爆炸的原因,通常只是一個小小的火花。
懶惰等於將一個人活埋。
以智慧美容自己的女人,永遠都不會醜。
自己反省得愈多,也就愈容易原諒別人。
每個人都是自己命運的建築師。
真正的運氣並不在於拿到了賭桌上最好的牌,最幸運的是那知道應該離座回家的人。
我們的心應依循善良的法則作活動,並以真理的原則作軸心。
最豐滿最好的稻穗,最貼近地面。
我承認我是世界上最懦弱的人,因為我不敢作任何一件惡事。
我們常常透過自己有限的知見和錯誤的觀念來看週遭的一切,因此看不到事物的本然面目。
用任何敵人的傷害也不會比一個人思想上的貪慾,瞋恨和嫉妒來得如此之大。
學會管理你的時間,你就不會成為時鐘的奴隸。
不要老是「猜想」別人會怎麼評價你。
世界上最小的包裹就是把自己包裹起來的人。
左手做的好事,不必讓右手知道。
追求幸福是一種弄巧成拙,那些一生都在找尋幸福的人是永遠不會找到的,因為,幸福是一種內在的感受。
歡笑是一個禮物,可以跟所有的人分享。
佛法是這個沈淪在無明與不安的世界,一道最高智慧的明光。
錯誤的知見是永恆的牢獄。
如來所有性,即是世間性,如來無有性,世間亦無性。
渴愛之滅,是心解脫;不著大善,名大功德。
在人生痛苦的生活裏,祇要憑著返歸本心,便可於現世中達到解脫。
因智慧故,不住生死,因慈悲故,不住涅槃。
一切諸世間,生者皆歸死,壽命雖無量,要必終有盡?
解大涅槃甚深義者,則知諸佛終不畢竟入於涅槃。
涅槃之有,皆非相對的有無之「有」,常與無常之「常」,而是一絕對的超概念的真常之「常」,妙有之「有」。此一真常妙有的深義,即「本有今無,本無今有,三世有法,無有是處」。
越鑽牛角尖的人,越使智慧閉塞,越障蔽真如法性,此人將陷於煩惱之網,並且會把整個心靈世界搞亂掉。
物必自腐而後蟲生。
最高的真實是空,它超越語言與思惟。
語言的虛構依空性而消滅。
若不依俗諦,不得第一義;不得第一義,則不得涅槃。
不通過其他各物而被知,它是靜寂的,沒有依語言的虛構而來的論究,它脫離思惟,超越種種性質,這是實相。
業不亡則生死不盡,生死不盡則輪迴無窮。
無常想者能建立無我想,聖弟子住無我想,其心能離我慢,順得涅槃。
涅槃是人生最後的歸趣,絕對最高的理想,且又是解脫安穩的境界,常住不變的實在,更是釋尊所大徹大悟之究竟真理,為全體佛教的中心思想。
人人盡有光明在,用時不見暗昏昏。
若能超情離見,決定去縛解粘。
無病是最大的利益,信賴是最佳的親屬,涅槃是最優的安樂。
清淨自活是佛陀非常寶貴的教訓。
以不來之相而來,以不見之相而見,名之曰空。
聖人並不是被大多數人讚歎而偉大,聖人是因為徹底的了悟自己的這顆心而偉大。
女人,若不變成一個非女人(經過很大創傷)的人,就無法得救。
佛法非遙,當下即是。
解脫妙味不獨飲,安樂妙果不獨證。
若知順乎自然之理,便亦自然得知佛恩,得知師恩。
與其死記經典的詞句,不如把書放下,自己靜靜地反省,觀察四周圍的一切包括生活的波浪,內心的苦惱和種種起煩惱和苦的原因。
涅槃,是一種不能以任何方法來描述的特殊心境。
涅槃不創造,也不被創造。
煩惱的除滅,必先離欲。
人所妄執的一切事物,比火更危險。
大徹大悟的聖者,在他們的眼裡,生和死是同樣的意義。
一個缺乏智慧的宗教,或智慧性質不很高的宗教,是不能昇華其信仰者的文化水準的。
諸佛以涅槃為極樂。
見性人,大用現前,不存執則,活捉生擒,不勞餘力。
若有聞法者,無一不成佛。
殺人與戰爭,永遠都是一種罪惡。
若生死中有佛,便能無生死,若知生死即涅槃,便無生死可厭。
若生無苦,死亦無悲。若賢見道,悲亦無悲。
如果有人認為學佛是一件辛苦的事,這樣是不對的,因為六道輪迴比學佛更辛苦。一個人無論壽命多長,都應該不厭倦的學佛,要以學佛為樂才對。
把熱心於俗事轉為熱衷於佛法,即能轉煩惱為菩提。
體生死即涅槃,名為定。達煩惱即菩提,名為慧。
安禪何必用山水,滅卻心頭火自涼。
愚心貪自縛,不求度彼岸;貪為敗處故,害人亦自害。
學道而不知先後,說理而不分本末者,是名邪見。非唯自誤,兼亦誤他,可不慎哉!
修道之人,切莫外求,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即如如佛。
有求皆苦,忘心即樂。
不得站在路上。不行,終無到家日子。不得牢執不放。不捨,終無成就菩提。
做工夫,最要緊是個切字。當知切之一字,不愁不到古人田地。
自心即佛名正信,心外取法名邪信。
執成病,著成魔,生心動念即乖法體。
一切諸法,自本來今,性相空寂,無大無小,無生無滅,非住非動,不進不退,猶如虛空,無有二法。
妄心在有著有,在無著無,常在二邊,不知中道。
佛法多門,修心第一,佛稱大覺,覺即是心,故知離此心外,無佛可成。
心與空相應,則譏毀讚譽,何憂何喜?
一念淨心是道場,勝造恒沙七寶塔,寶塔畢竟碎為塵,一念淨心成正覺。
莫說他人短與長,說來說去自招殃;若能閉口深藏舌,便是修身第一方。
人間五欲事無涯,利鎖名韁割不開,若把利名心念佛,何須辛苦待當來。
修行,先須克己惠物,下心於一切,然後視金帛如糞土,則四眾尊而歸之矣!
不見一法即如來,是則名為觀自在。
直心正念真如,正念即是無念,能觀無念,可謂向佛智矣。
觀一切音聲,如風過樹,觀一切境界,似雲浮空。
無去無來本湛然,不居內外及中間;一顆水晶絕瑕翳,光明透出滿人天。
只有會哭的人,才懂得笑。
當你不缺少甚麼時,你已經開悟了。
禪不是離開生活,而是醒著生活。
瞥然一念狂心歇,內外根塵俱洞徹,翻身觸破太虛空,萬象森羅從此滅。
欲得現前,莫存順逆,違順相爭,是為心病。
心不附物,物豈能礙人。
那箇生死業根,只在汝一念生滅之間。
迷時愛欲心火,心開悟理火成灰,灰火本來同一體,當知妄盡即如來。
心如即是坐,境如即是禪,如如都不動,大道無中邊,若能如是達,所謂火中蓮。
佛法雖奧妙,不出平常心。
能幽默自己的人比較懂得生活。
師父的偉大之處,在於讚歎之中已指出弟子的錯誤。
只是事來不受,一切處無心,永寂如空,畢竟清淨,自然解脫,得大自在。
夫放逸是眾惡之本,不放逸乃眾善之源也。
無造作,無是非,無取捨,無憎愛,無凡聖是謂平常心。若欲直會其道,平常心即是道。
見性成佛不困難,只要無憎愛,即可洞然明白。
向下紮根的樹木,不怕不向上開花結果。
固執的人用不著對他多費口舌,失敗的教訓會叫他回過頭來找你。
命自我造,福自己求,一切福田,不離自性。
宗門以何法治妄心?曰:以無心法治妄心。
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隨緣認得性,無喜亦無憂。
勇者提得起,智者放得下。
常觀察他人過失的人,終會成為自己墮落的親因。
停止一切造作和努力,不要東搞西搞,鬆鬆坦坦的放在那兒就對了。
善因招善果,種粟不生豆,大福德人修,大福德人受。
心為法界之家,亦為涅槃之宅。
一念心生即入三界,一念心滅即出三界。
誦習千章,不如一行。
生亦未曾生,滅亦未曾滅,了見無心處,自然無法說。
是非兩亡,能所雙絕,斯絕亦寂,般若現前。
不高己德,不嫉彼能;自察於行,不舉他過。於一切處,悉無妨礙,自然快樂。
忍辱第一道,先須除我人;事來無所受,即真菩提身。
不求名利,不求榮,只麼隨緣度此生,一個幻軀有幾日?為他閒事長無明。
如今但向無中棲泊,即是行諸佛路。
花開花謝春不管,水煖水寒魚自知。
纔有是非,紛然失心。
不學佛人,來時歡喜去時悲,空向人間走一回。
開悟的人:我真的一無所有,連立錐之地亦無。
損之又損,以至於無。捨之又捨,以至於空。
於一切處無處,即是法處即是道處。菩薩觀一切處即是法處。
定就是平衡與安祥。
縱你學得多知,勤苦修行,草衣木食,不識自心,盡名邪行。
千聖一心,萬古一理。
不用捨眾生心,但莫污染自性。
終日不見己過,便絕聖賢之路,終日談人之過,便傷天地之和。
無妄想時,一心是佛國;有妄想時,一心是一地獄。
怒為萬障之根,忍為百福之首。
若不究心,坐禪徒增業苦;如能護念,罵佛猶益真修。
不視惡生嫌,不觀善勤措,不捨智就愚,不拋迷就悟。
學道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直取無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
不識佛道,徇世名字,如狗逐塊。
根深則葉茂,性明則道成。
學道猶如守禁城,晝防六賊夜惺惺,將軍主帥能行令,不動干戈致太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iyi2010 的頭像
leiyi2010

慈瑤宮

leiyi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